前陣子又回到花蓮

花蓮的山

花蓮的海

花的好友

感觸很深令人懷念  花蓮的土很黏

 

山依舊是山;海依舊是海

速度仍是緩慢的 

人潮卻是洶湧的

回到當年第一次畫油畫的地方"松園別館"